织田真子手机在线播放中文字幕用嘴侍候尊贵的女主人 协和老年医学科论文拾粹系列|中国患者及其家属对预立医疗照护计划态度的研究

1990年 北京医科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目的:中国患者普遍不了解预立医疗照护计划/预立指示(advance care planning or advance directives ,ACP/ADs)这一概念,这使得患者在临终生命支持选择上存在诸多困惑,甚至会影响最终的临床决策。为更好地了解进而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调查了中国家庭对ACP/ADs的认识情况及人们对医疗自主权和临终关怀的态度。

调查过程中共有1300名患者了解了ACP/ADs的概念,收回1100份完整问卷,其中有16份填写不完整,最终我们分析了其中1084份合格问卷,回收率为84.6%。患者社会统计学特征:55.3% 为女性,91.1%大于60岁,中位年龄为74岁,最大年龄为98岁。大多数患者无宗教信仰,身体状况良好。受访者中居住城市和农村的比例相当,绝大多数未达高中以上教育水平。尽管有415名 (38.3%)患者曾经通过报纸、电视、网络或其他方式听说过ACP/ADs,大多数受访者669 名(61.7%)表示并不了解具体内容。统计图1显示患者对问题5的回答,即关于患者愿意在哪里度过生命的最后时间。患者在病重期间最关心的问题依次是:控制症状(比如疼痛、恶心等)和药物副作用,381(35.1%);维持功能、生活自理和生活质量,323(29.8%)、延长生命,205(18.9%)。对ACP/ADs的了解程度与患者更高的受教育水平有显著关联(χ2=59.22,P < .001),但与其他社会统计学特征无明显相关性。此外,具有高学历背景、年龄较轻及拥有相对良好的健康状况的患者会更愿意了解自己的病情(χ2=58.30, χ2=38.23, χ2=40.68, 所有P <.001),并愿意提前作出医疗决定(χ2=55.92, P <.001; χ2=18.42, P =.018; χ2=33.43, P < .001)。城市患者较农村患者更愿意了解病情(χ2=14.15, P = .007),但患者居住地与是否愿意施行ACP/ADs无显著相关性(χ2=33.43, P =.364)。本研究中性别与宗教信仰与医疗自主权无显著相关性。

北京医师协会老年医学专科医师分会青年委员会主任委员

2013年赴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进修老年医学及心血管内科2015年赴台湾荣民总医院研修老年医学

设计:研究为多中心横断面研究,研究时间为2016年8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

康琳副教授

北京医学会老年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

数据分析

中国医师协会老年医学科医师分会副会长

在早先的研究中织田真子手机在线播放中文字幕用嘴侍候尊贵的女主人,亚洲人群中有80.3%表示希望自己被诊断绝症时能直接得知病情真相织田真子手机在线播放中文字幕用嘴侍候尊贵的女主人,55.7%的患者表示即使被诊断为不可治愈的疾病织田真子手机在线播放中文字幕用嘴侍候尊贵的女主人,仍要继续接受治疗。在本研究中,高达91.8%的研究对象表示希望医疗自主,40.1%的患者拒绝心肺复苏和不能改变最终结局的有创治疗。这是中国健康领域近些年的一个变化。在我们的研究中,年轻人群中有更高比例的人了解ACP的概念并拒绝无效的有创治疗。这些年轻人还表示,接近生命终点时,更愿意选择专业临终照料机构或者有专业人士上门服务。这可能是由于年轻人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更小,更易于接受新观点。

在国内外核心期刊、报刊杂志发表论文多篇。

中华医学会肠外肠内营养学分会老年营养支持学组委员

结论

本研究调查了中国患者和家属对于ACP/ADs和医疗自主权的态度。尽管公众对“生前预嘱”仍然缺乏深入理解,但大多数受访者倾向于医疗自主以及在不可逆的终末时期选择更为缓和的医疗措施。公众只有首先了解,才能进一步去接受这个概念。我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来建立起此领域的社会公众教育。提供ACP/ADs相关的具有文化特征性的知识,加强教育以及交流,应是促进这项社会医学事业在中国发展的第一步。

北京协和医学院老年医学系副主任, 北京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科副主任 北京医师协会老年医学专科医师分会常务理事兼总干事

问题5:如果你的生命已接近终点,你希望你最后的时间在哪里度过?A.在家里 B.在综合医院 C.专业的临终照料机构 D.在家中,有专业人士上门服务

精彩链接: 关于缓和医学中几个概念的思考

展开全文

导读

问题3:如果你的生命已经接近终点,有创抢救措施(包括电除颤、胸外按压、气管插管、有创呼吸机辅助通气、气管切开)只能延缓你的死亡,并不能使你康复,是否接受这些有创抢救措施?

2004年,世界卫生组织将“预立医疗照护计划(Advance Care Planning,ACP)”定义为在个体在意识清醒且有决定能力的情况下,对自己将来丧失表达能力且面临无好转可能的生命威胁的情境,表达自己愿意接受怎样的医疗照护而事先做出的安排和指示。而预立指示(Advance Directives,ADs)是一份本人清醒时自愿签署的正式文件,指定在患者无行为能力时代表患者做医疗决定的代理人,以及表达本人在生命末期希望使用何种医疗照顾。现有的研究已经证实ACP/ADs使患者得到其真正想要的照护。此项措施广泛应用于许多国家且具有相关法律支持:美国《联邦病人自身决定法案》明确指出患者有权了解病情并决定治疗策略,承认预立指示的合法性。该法案还要求医护人员告知患者预立医疗照护计划。然而,ACP/ADs在中国很少被提及,尚无相关法律规定。比如许多家属/照顾者选择不向罹患恶性疾病的患者本人透露病情,而代替患者决定诊疗方案。当患者丧失作出医疗决定的能力时,家属必须决定下一步的选择。但由于家属很少和患者讨论关于死亡、终末期支持等相关事宜,所以并不了解患者本人的真实意愿,甚至有时会作出违背患者本意的决定。

图1:受访者关于愿意在哪里度过生命最后时间的分布情况

多次于CCTV-10新闻调查、健康之路、凤凰卫视“生命密码”、养生堂等媒体宣讲老年医学理念

国家卫健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全国医养结合领域专家

《中国医学论坛报》老年医学专栏特约主编

刘晓红教授

通讯作者简介

介绍

作者:康琳,刘晓红等

北京协和医学院内科博士;副教授

北京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科主任医师, 老年医学系主任,博士生导师

本研究尚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尽管大多数研究对象身体健康状况良好,研究并未记录具体的共病、功能状态、既往疾病情况,这些对于ACP/ADs和人们的感知同样非常重要。此外,调查问卷由我们自己设计,尚未被完全认可。问卷中的一些临床情景为假设的情况,所以不一定准确反映受访者在真实情况下的选择。

第一作者简介

讨论

问题1、2用来探究患者对于医疗自主权的态度。问题3、4、5、6探究患者对临终照料的态度。不想回答某些问题,患者可以选择“拒绝回答”,结果同样被统计。

2011 年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老年医学科学习3个月

原标题:协和老年医学科论文拾粹系列|中国患者及其家属对预立医疗照护计划态度的研究

结论:中国患者对于ACP/ADs的了解程度仍然较低。为了推进这一社会医学理念,应当充分向患者宣传相应具有文化特征的知识、提高教育水平,并进行相关沟通。

《中华老年多器官疾病杂志》副主编, 《中国实用内科杂志》常务编委

所有数据均来自于面对面提问方式填写的匿名问卷——患者填写问卷A部分,家属填写对应的B部分。调查问卷包含社会信息(年龄、性别、宗教、受教育程度、居住地等)和6项问题,分别反映患者对ACP、知情、医疗自主权和临终关怀的了解程度、倾向性和态度。在回答问题之前,告知患者ACP/ADs的概念:“生前预嘱是人们事先签署的文件,阐明自己在病情危重的时候希望怎样被对待,从而指导自己的亲人/照护者为自己做出符合自己愿望的医疗决策。”问题1-4,回答是或者否。

结果

担任《中华老年医学杂志》通讯编辑《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特约编辑; 《临床药物治疗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中国临床保健杂志》编委;《中国医学论坛报》老年医学专栏副主编;《协和内科临床》杂志执行主编;专业书籍《协和老年医学》《老年医学诊疗常规》主编;《老年医学临床实践》副主译

研究

北京医师协会老年医学专科医师分会会长

文章摘要

研究为多中心横断面研究,研究时间为2016年8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北京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科审核通过了调查问卷,研究方案经北京协和医院伦理委员会通过批准实施(伦理编号:S-K127)。

对于临终关怀的态度方面,男性和城市居住的患者更倾向于拒绝心肺复苏(χ2=4.11, P =.043;χ2=11.27, P =.001)和终末期生命支持(χ2=5.08, P =.024;χ2=5.55, P =.018)。年龄、教育背景和宗教信仰与临终关怀的态度无明显相关性(χ2=4.48, P =.345; χ2=2.54, P =.468; χ2=1.70, P =.193)。年龄对患者选择在哪里去世有重要影响(χ2=96.25, P < .001);老年人(≥65岁)倾向于选择在综合医院,而年轻人更希望在家中。尽管年轻人和老年人相比,选择在临终照料机构(18.3% vs 8.0%)和家中(15.2% vs 14.5%)的比例稍高,但两组人群在上述两个选择上并无明显倾向性差异。拥有大学以上教育背景的患者更愿意选择临终照料机构(12.7% vs 4.7%)和自己家中(15.3% vs 12.7%)(χ2=94.78, P < .001)度过生命最后的阶段。患者家属中仅有212名(19.6%)希望自己在生命终点接受生命支持治疗,但与此同时,592名(54.6%)家属希望自己的亲人在此种情况下接受治疗,包括鼻饲/造瘘等营养支持治疗、高级抗生素、输血、血液透析治疗;对终末期有创抢救的态度也呈现相似的结果(18.3% vs 42.7%)。

协和-霍普金斯老年医学论坛大会秘书,协和老年医学科国家级及区级继续教育项目负责人

本研究是中国首个报道患者对ACP/ADs、医疗自主权和临终关怀态度的多中心调查,研究还涉及影响患者态度的因素。本研究来自中国大陆,相关结果不仅有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中国ACP/ADs相关事宜和国人医疗护理倾向,而且会为进一步的研究奠定基础。研究表明中国大陆患者对ACP/ADs的了解程度很低;调查对象中仅有38.3%的患者曾经听说过ACP/ADs。然而,当被告知ACP/ADs的概念后,大多数患者更愿意获知病情并自主决定治疗策略。仅有不到1/5的患者选择在不可逆的生命终点继续维持生命支持治疗。这项结果与中国当前的临床现状差距明显。当被告知ACP/ADs的概念后,一半以上的患者表示他们希望签署表达自己愿望的文件,这个比例也较之前报道的数据更高。这可能是由于2015年起媒体加大了对缓和医疗和ACP/ADs的宣传力度。尤其是2013年6月北京市民政局批准建立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成为此领域里程碑事件。协会公益网站“选择与尊严”推广生前预嘱、尊严死和中国版ACP/ADs。但是ACP/ADs在中国还一个全新的概念,因为多数人不愿意谈论死亡和临终的决定,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忌讳的话题,会让人感到不适。

2007年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进修老年医学专业

中华医学会老年医学分会老年营养不良与肌少症工作组秘书长

主要从事衰弱、肌少症等老年综合征、老年综合评估及老年心血管病如老年高血压、房颤、心衰、高脂血症、冠心病等的临床与科研工作。

《中华老年医学杂志》《中国临床保健杂志》编委,

问题4:如果你已经处于老年痴呆终末期,或植物状态,是否希望接受生命支持治疗(包括鼻饲/造瘘等营养支持治疗、高级抗生素、输血、血液透析治疗)?

承担并参与多项科技部、北京市科委临床科研项目及协和医学院教学项目,总科研经费600万。

范围:来自于中国大陆15个省市的25家医院。

本期介绍北京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科康琳副教授等于 2017年12月发表于 Web of Science数据库Q1区杂志 “JAMDA” 上的文章“ Attitudes Toward Advance Directives Among Patients and Their Family Members in China” 影响因子“5.325 ”

入组对象为来自中国大陆15个省市的25家医院的成年患者,均已除外恶性疾病及不能配合调查的认知功能障碍。针对门诊/住院的患者及其一名家属,咨询其是否愿意接受关于ACP/ADs的研究。

中国患者及其家属对预立医疗照护计划态度的研究

问题6:如果你处于病重期间,下列哪项对你来说最为关注?请按顺序依次排列 A.延长生命 B.减少不适症状(如疼痛、恶心等) C.维持生活功能、生活自理,保证生命质量 D.医疗花费 E.有人照顾

问题2:特殊情况下的决策:如果自己不能做医疗决策(如昏迷时),对于某些医疗问题,是否愿意事先做出选择?

研究设计

本研究还发现一个现象:尽管绝大多数家属不希望自己在生命终点接受生命支持治疗,但一半以上的家属希望自己的亲人在此种情况下接受治疗。这其中可能的原因是:(1)如果不做鼻饲营养或静脉输液治疗,他们觉得自己的亲人会被“饿死”,这在传统中国文化中是不被接受的;(2)如果子女不为自己的父母做这些生命支持治疗,会被指责为“不孝”,这是子女无法接受的。鉴于患者的需求和现实状况存在巨大悬殊,亟需在中国引进和传播科学的思考方式和相关知识。

结果:1084名受访患者中,仅有415名(38.3%)听说过ACP/ADs。告知ACP/ADs相关知识后,995名患者(91.8%)表示愿意知道病情并自主决定治疗,549名患者(50.6%)希望实施ACP/ADs。473名患者(43.6%)表示在疾病终末期拒绝心肺复苏,435名患者(40.1%)放弃生命支持治疗。不到半数患者481(44.4%)选择在综合医院去世;仅有114名患者(10.5%)选择专业临终照料机构。人们对于病重期间最关心的问题分别是控制症状(35.1%)、维持功能和生活质量(29.8%)、延长生命(18.9%)。具有良好教育背景的患者较普通患者对ACP/ADs有更好的了解 (χ2=59.22,P < .001)、更愿意自己了解病情(χ2=58.30,P ≤ .001)并做出医疗决策(χ2=55.92,P < .001)。年轻患者与高龄患者相比,更愿意了解病情(χ2=38.23,P = .001)、提前作出医疗决策(χ2=18.42,P = .018)、并选择在家中去世(χ2=96.25,P < .001)。患者家属中仅有212名(19.6%)希望自己在生命终点接受生命支持治疗,但与此同时,592名(54.6%)家属希望自己的亲人在此种情况下接受治疗;对终末期有创抢救的态度也呈现相似的结果(18.3% vs 42.7%)。

教育水平会影响人们对于ACP/ADs的态度。具有高教育背景的受访者中有更多人听说过ACP/ADs并希望医疗自主,其比例显著高于低教育背景人群。由此可见,死亡教育——已被证实在中国社区取得初步成效——在未来是一项巨大的事业。之前的报道表明以家庭为中心是传统中国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但这一特征在某种程度上淡化了医疗自主权的重要性。病重的患者,尤其是老年人,不会被告知真正的病情,因为多数家属认为“患者一旦知道真相将会 崩溃” 。所以通常是家属而非患者本人作出医疗决定,有些患者直到死亡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诊断。

方法

国家执业药师资格考试命审题专家

1995年 日本九州大学医学部,医学理学博士(PhD)

发表文章140余篇,主编《老年医学诊疗常规/北京医师协会》等5部书。

随着中国“银发浪潮”的到来,ACP/ADs的概念越来越受到关注。鉴于公众对ACP/ADs尚缺乏认识,我们设计了本项研究用以初步获取国人对ACP/ADs的了解程度、对医疗自主权和临终关怀的态度。此外,我们还在文章中讨论了中国ACP/ADs措施的可行性。

问题1:是否希望自己了解病情(包括坏消息)并完全由自己做医疗决策?

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副会长,缓和医疗分会主任委员

2012年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Baycrest分院参观学习

对象:不患有认知功能障碍及恶性疾病的成年患者及其一名家属。

北京医学会临床药学分会委员

研究对象

我们分析了研究对象的社会统计学特征、对ACP/ADs的认识程度、对医疗自主权和临终关怀的态度之间的关系。数据分析采用SPSS 22.0,统计频数和百分比。差异采用卡方检验或Fisher确切概率法分析,P<0.05视为有显著差异。由于连续变量为非参数性,故用中位数而非t检验来分析。对比分析患者及家属问题1、2、3、4、5的结果。

世界华人医师协会会员

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老年心血管病分会首届青年委员会常委

中华医学会老年医学分会常委

原标题:命理角度告诉你,什么样的男人会是好老公

posted on 2020-05-29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织田真子手机在线播放中文字幕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